『尊敬的中央第三督导组,“12.13”案民警王文军,向督导组反映基层民警执法蒙冤案。要求冤案,惩治制造冤案的原太原市检察院检察长周茂玉,办案人员孙权,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常务副院长段培林。请组织接待。』

说到王文军这个名字,或许大家没有什么印象,但看到这张照片,你就会想他来了——原来是这个禽兽!

大家一定还记得当年太原那个恶警吧,他用脚踩着讨薪女工的头发,暴力殴打女工的丈夫,最终导致夫妻一死一伤……如今,这个当年不可一世的恶警竟然也来上网喊冤啦!这可真是:原来你也有今天!!!

2014年12月,《京华时报》报道:“2014年12月26日,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民警在出警处置“龙瑞苑”工地讨薪纠纷警情时,先制服了讨薪女工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而周秀云则抱着警察的腿哭求警察放了她的丈夫。在此期间,周秀云遭到民警拽头发、拧脖子等暴力侵害,导致周秀云仰面躺地长达1个小时的昏迷,其中最让人气愤的是,在周秀云昏迷期间,出警的警察王文军还是用脚踩着周秀云的头发,并指责她是装死闹事,最终导致女工非正常死亡……”

当时的目击者孟林对大河报记者说:“他一边骂一边把我婶(周秀云)往地上摁,然后蹲那儿用膝盖顶住我婶肚子,一只手抓住我婶头发,一只手往一边拧我婶的脖子,后来我看我婶躺地上不动了,警察就用一只脚踩住我婶的头发,我婶一直躺地上不动,他踩一会还换了只脚继续踩,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又过来一辆车下来几个警察才把我婶抬起来扔到警车上,当时我婶不动了,脚在外面,他们就又朝里推了推,推进去之后开着车走了。我一边拍视频一边躲着警察,他们不断追着我要手机,我跑得快,屏幕都撞树上撞碎了。”

周秀云躺在地上不得动弹,一名警察还朝她踢了一脚说:“装死装哩还挺像哩。”

2015年1月29号,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根据对死者周秀云的尸体检验及法医病理学检查结果,结合现有案情资料、病历资料、毒物化验结果综合分析,认为周秀云系“因钝性暴力致闭合性颈部损伤(颈椎骨折、颈椎间盘断裂、颈髓挫伤),而死于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

再后来,由于该事件民愤太大,最终警察王文军被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检察院涉嫌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随后被批准逮捕。2016年11月10日下午,山西省太原市中院一审公开宣判,太原市检方指控被告人王文军犯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一案,认定被告人王文军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

不知不觉,时间一晃,五年多的岁月已蹉跎而过,这件当年令警察队伍蒙羞的事件,其实也早已被人淡忘,湮灭在时代的尘埃之中!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坐了五年牢后,这个脚踩农妇趾高气昂,那反人类的姿态,令我国警察执法形象在世界上一段时期都饱受诟病的罪魁祸首在出狱归来后竟不服气,近来,王文军频频在网上注册微博账号,开始在网上不停喊冤,控告原太原市检察院检察长周茂玉,办案人员孙权,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常务副院长段培林等对其制造冤假错案,并向进驻太原的中央第三督导组反映了自己的蒙冤情况……

如今的王文军,非但毫无悔改之意,还口口声声称“办案人为巴结逢迎领导、牺牲民警、平息事件,配合并默许制造的假证据,进一步的栽赃陷害和舆论炒作!为的纯粹是个人的官场前途”。

他在微博中闭口不谈周秀云自己死的,仅仅认为自己工作没有克制,没有注意工作方法,为之付出的代价应该是“诚恳接受批评”!

非常可笑的是,在他认为,这个案子也扯上了腚外势力——“造成“12.13”冤案的根本原因,是我们队伍中极少数官僚主义和贪腐分子,在应对人民警察因维护社会秩序,依法同违法犯罪行为斗争中,出现意外的时候,难以应对违法组合体和国内外敌对势力相互勾结,波涛汹涌般的攻击,胆小怕事、不战自退,为保护自己头顶乌纱,利用手中权利,指示检法对正常执法的基层民警,做出出卖的行为!”

这都是什么玩意啊?周秀云颈椎骨折、颈椎间盘断裂、颈髓挫伤,难道是她自己故意弄伤的,以便诬赖你这个优秀民警?!

就是这样一个罔顾事实的无赖,微博头像竟然还是身着警服的工作照,你对得起这身警服吗?你配吗?

在其微博下,有网友问道:“先说你是不是真的了?”王文军回复道:“这么没有根据的血口喷人!”引得众人一片唾骂之声,评论区充满了悲愤的空气。

双手插兜的快意,脚踩头发的威武,23分钟的从容淡定,一句“没有根据的血口喷人”就能全部抹杀,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至于那张脚踩头发,肆意不把人当人的行为,他却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并且,在他其他的发言中,可以看到他骨子里的极端,以及对当年拥有执法权力的迷恋:

而面对诸多网友的质疑:王文军在微博里说,他承认当年在处理周秀云讨薪案时,自己没有克制好情绪,也没有控制好工作方式,对此诚恳接受批评,但他的行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至于被定罪,更是无稽之谈。王文军认为,自己已经被“恶警”的帽子扣上,舆论的审判已经完成,迫于巨大的舆论压力,有领导为了平息舆论,指示检察院和受害人(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配合,捏造“肋骨被打骨折”的医院鉴定,最终联手法院完成对自己的冤案认定。

王文军对自己当年的恶行导致周秀云的非正常死亡,对自己曾在派出所内殴打过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只是避重就轻说了句“没有克制好情绪,诚恳接受批评”……然而,你知道么?你的一句轻描淡写,对那对靠打工谋生的底层农民夫妻来说,却是一辈子的阴阳相隔……

你虽然也遭受到了惩罚,但我不打算对其谅解,因为五年的牢狱生涯,那铁门铁窗铁网下,那1800多个日日夜夜里,你没有留下哪怕十分钟对这个事件的的反思与悔悟!

你压根没换位思考过这件事是的本质是什么,底层民工的艰辛,人为什么是人,时至今日,在你的心中,那被你踩着头发含冤而死的农妇,那个才毕业的24岁女孩唯一依靠的妈妈,在你眼中,甚至连人都不算!

当年,讨薪女工周秀云都已经被你们打昏迷了,你不仅不施救,还背着双手脚踩她的头发,那不可一世的嘴脸,我至今想起都还想掐死你。如今,你这只看家恶犬被主人抛弃了,又开始出来喊冤了?我只回你一句:原来你也有今天!

他只为自己丢失的,那可以肆意欺压他人的权力而憋屈,于是,在出来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喊冤!

在网上喊冤一年多了,满篇文字看似大义凌然,其实也就只敢欺负弱小罢了。如果资本不做恶,好好支付劳动所得,何来讨薪?

,你代表人民警察执法时,简单粗暴,导致被害人意外死亡,同时踩头发的那张照片也成为了国际笑柄,严重损害了人民警察的声誉和形象,为这个原因判你5年真心不多。你使农妇使死,还说自己是冤枉的,恬不知耻让大家为你叫冤?当时穿着衣服觉得自己很牛,可以作威作福,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连狗都不如,你已沦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觉得很冤、不公平,是因为他们平时都这么干的,结果就因这件事闹大了,才受到了惩罚,所以他才喊冤。他认为当时自己在执法,只觉得自己运气不好,被抓了典型。轻描淡写的认错,也是因为有铁板钉钉的图片据证在。殴打欺压是他们对付老百姓的常态,在他看来那根本不是事儿,无权无势的人的命只是草芥,在他的眼里只有权、势不可丢,那是他作威作福的根本。

像王文军这种人,就是坏到骨子里的人,死不认错,死不悔改,看来四五年的牢白坐了。不换灵魂永远改变不了内心的邪恶。

此外,他说法律界,以及很多基层民警都在支持他,那么笔者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是哪些基层民警在支持他,对他这种行为都报以支持的态度,可想而知在平时的执法过程中,又怎能不做到一丘之貉!

最后,依据《人民警察制式服装及其标志管理规定》第十六条 :“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持有、使用人民警察制式服装及其标志的,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没收非法持有、使用的人民警察制式服装及其标志,处一千元以下罚款,并可对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或者个人处十日以下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王文军早在五年前就被开除出警察队伍,现在居然用穿着警服的照片做微博头像,此举,已经涉嫌违法,建议网警将其处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