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4日上午9点半,在乌迪内的Là Di Moret酒店为佛罗伦萨单独安排的大厅里,大家都坐好准备吃早餐,“谁还没到?”“阿斯托里”“阿斯托里没到?”所有人都不相信因为紫百合队长总是最早的那一个。

阿斯托里同其他人一样睡在酒店边侧的单独房间内,位置在游泳池的正上方,一位按摩师过去敲了他的房门,里面没有传来回音,一阵令人担心的寂静,当重复的房门敲击声、呼喊声和电话声都无济于事,恐慌的气氛开始蔓延。队医Luce Pengue拨通了前台的电话来打开房门,他看到了可怕的一幕:阿斯托里躺在床上,床单半遮着身体。队医都没有尝试唤醒他因为很明显,阿斯托里几个小时前就已经过世了。

这个悲痛的消息被通知给了主教练和球员们,皮奥利呆住了,片刻之后,他冲向阿斯托里的118房间,球队经理已经赶到那里,难掩泪水和绝望。而球员们开始惊慌失措,他们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出于尊重,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房间,而是停留在房间外和大厅里,很多人将这个消息电话告知了自己最亲密的家人、朋友。

球队是前一天下午16:30抵达酒店的,主教练和球员们一起观看了拉齐奥对尤文图斯的比赛,晚饭后又看了那不勒斯罗马,晚上十点半,在和队友开了几句玩笑后,阿斯托里去到斯波尔蒂耶洛的房间玩PlayStation,直到11点返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他把一双鞋落在了我的房间里,我发信息给他让他过来拿,他说明早再来拿吧。”斯波尔蒂耶洛对警察说道。这双鞋就这样留在了他的房间里,后来是被警察拿走的,交给了阿斯托里的家人。

上午11:30左右,消息开始在外界传播。热那亚主场同卡利亚里的比赛已经开始热身,潘德夫是最后一个离开更衣室的,他把这个悲剧告诉了场上的队友,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贝尔托拉奇掩面痛哭,赛前准备教练Pilati显得有些不耐烦,叫球员们重新投入训练,但当他得知发生的一切后,他让球员们回到了更衣室。

另一边热身的卡利亚里,是老板朱利尼亲自下场告知球员们消息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迅速跑出了球场,萨乌是最早离开的,主席走向看台开始向球迷们解释。热那亚的主教练巴拉尔迪尼傻掉了,他和阿斯托里很熟,他们相识于米兰青年队和执教卡利亚里时期,同阿斯托里做过国家队队友的热那亚队长佩林崩溃大哭。阿斯托里的前主教练洛佩斯显得格外痛苦。与此同时,现场的大屏幕开始展示阿斯托里的照片,所有人都明白这场球不可能继续了,当官方宣布比赛推迟,现场响起自发的掌声。

酒店这边,警方已经将现场封锁,球员们用过午餐后,大巴将他们送到了机场,球队决定将航班提前至15:30以便更早地回到佛罗伦萨。酒店外,一位名叫“Nicco”的小球迷泣不成声,他将一幅画挂在栅栏上,上面画着一颗大大的紫色的心、佛罗伦萨队徽、阿斯托里的13号球衣、panini贴纸以及一句话:“感谢你,队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