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世界各地的来说,斋月就是在这一个月内日落和日出之间禁食,这是净化身体和灵魂并实行自律的一个月。

利物浦球星萨拉赫已经凭借他和蔼可亲的天性、多才多艺的进球能力和对自己宗教的热爱和尊重俘获了安菲尔德球迷的心。

利物浦死忠们已经为萨拉赫谱写了一段赞歌,并亲切地将歌名叫做“我也会成为”,而萨拉赫在进球后跪地双手指向天空的庆祝动作也成为了他的标志。

因此,对于像博格巴、马内和厄齐尔这样的球员来说,斋月期间不能吃东西、大部分时间不能喝水的戒条与他们的工作产生了冲突。虽然斋月与英超联赛并不撞期,且将在世界杯开幕的那一天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对今年世界杯的准备工作产生影响。

这个神圣的月份曾与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4世界杯和2016法国欧洲杯撞期,在漫长而炎热的夏季,它对球员的表现和健康的影响可能会是一个问题。

那么萨拉赫、博格巴和其他足球运动员在斋月期间将如何为世界杯做准备?够力足球今天将为您揭晓。

本赛季,萨拉赫在各项赛事中为利物浦打进44球,没有人能想到他在红军的处子赛季能够拿出这种表现,他所造成的影响不能更深远了。

每周打破进球纪录,并拿到了英超金靴,这个赛季不仅对萨拉赫来说是难忘的,对全世界的埃及人和信徒而言更是如此。

萨拉赫对英格兰足球的影响与前西布朗球员西里尔-瑞吉斯并无不同。作为第一批非白色人种的英格兰职业足球运动员,瑞吉斯不仅在球场上表现出色,场外他也造成了巨大影响。因为他改变了全国对少数族裔的看法,在种族主义和偏见不可容忍的年代里,瑞吉斯代表了一个事实,即由肤色引起的偏执是可恨的,而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萨拉赫的崛起似乎也改变了全世界对的看法。

“如果对你来说他足够好,那对我来说他就足够好。如果他再进急球,那么我也将会成为。”利物浦球迷们的赞歌唱道。“他坐在寺中,那就是我想去的地方。”

很明显,萨拉赫的宗教信仰在他的足球哲学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在欧冠决赛前三天,萨拉赫并没有禁食,在教中,你可以用“任何足够需要的东西”或旅行作为理由来停止斋月禁食,而这正是萨拉赫所做的。

最终,利物浦在决赛中1-3不敌皇马,萨拉赫上半场就受伤被换下,虽然最初有人担心他会因伤错过世界杯,但现在的消息是球员只会伤停三周。

埃及主教练赫克托-库珀表示球队将采取谨慎措施,确保球员们在世界杯之前保持最佳状态,他说道:“埃及足协已聘请专家来在斋月禁食期间帮助我和球员们。”

“我们将组织和监督他们的饮食和睡眠,并希望这不会对他们造成严重影响。这对教练们来说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因为球员将在日出到日落之间停止进食,在训练期间这么做可不容易,但这与宗教有关,我无法阻止他们过斋月。”

萨拉赫的利物浦队友马内也是一名,这位塞内加尔出生的前锋在欧冠决赛前没有停止斋月禁食,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依然在比赛中打入一球,并且是利物浦全场表现最好的球员之一。

马内的开斋饭——即白天禁食后的第一餐——在欧冠决赛前30分钟,这意味着在禁食17小时候,他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去消化和吸收营养。

马内的世界杯征程将于6月19日开始,届时塞内加尔队将与波兰队进行一场比赛,所以他将有四天的时间补充自己所需的营养,并在再次参加比赛之前过斋月。

另一位虔诚的球员博格巴则通过到圣城麦加朝圣来庆祝斋月的开始,在他发布于Instagram的视频中,这位曼联球员说:“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无法解释自己在这里的感受。”

这并不是这位法国国脚第一次造访麦加,上赛季末他就曾来到这里朝圣,并教会了一位当地人如何做自己标志性的Dab庆祝,目前还不知道博格巴会不会在这个月禁食。

在2014世界杯期间,厄齐尔并没有选择禁食,当时塞内加尔、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球员也都是这么做的。由于担心会出现体能问题,沙奇里、扎卡和贝赫拉米都没有在巴西世界杯的决赛圈期间禁食。考虑到南美天气炎热,而且踢完比赛后还不能喝水,因此他们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得到了宗教组织的允许,但阿尔及利亚国家队的成员还是没有在与德国队的16强比赛期间停止禁食,不过守门员赖斯·姆博利在半场休息时用枣和水打破了斋戒。

世界杯期间的备战和训练工作也因为斋月被改变了,例如在有些球队会在开斋饭和冰浴后进行晚间训练。

阿曼主帅皮姆-维尔比克此前在执教摩洛哥U23梯队时也遇到了类似难题,但他改变了训练课程,以更好地适应球员。

“当然,每天训练一次是不同的,理想的情况是每天训练两次,”他告诉记者。“我们的夜间训练课效果非常好,我们为比赛节省了体能。”

可以理解的是,当球员在重大比赛期间进行斋戒的决定遭到质疑或批评时,国家队的教练们会很不满。

前阿尔及利亚主帅就曾在被问及这个问题时火冒三丈,他说道:“这是一个私人问题,当你们问这个问题时,你们就是缺乏尊重和道德。球员们会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去做事,我想停止这场争论。”

“那些继续批评我们球队和我的行为的人,我认为这是可耻的,但我会继续(担任教练),我会继续与这支球队合作。”

在欧冠决赛前,利物浦主帅克洛普也被问到关于萨拉赫过斋月的问题,当时他强调了隐私和尊重的重要性。

德国教头告诉记者:“在我的理解里,宗教信仰是私人的事情。所以没什么好说的,但他没有什么问题,你们会在比赛中见到他的,他在训练中充满了力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